食依

哑巴和瞎子【白黑晴】

人物是网易的,ooc是我的。

文笔渣注意!

感谢每一个不介意以上两点,点进来看的小天使!



【中】

闭眼和睁眼对晴明来说区别不大,因为他什么也看不见。

只拥有一片空白记忆的自己,周身只有黑暗,黑暗,黑暗……

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

在空气中胡乱地挥舞双手手试探,脚下挪出的两行足迹,是下足了决心,用上了莫大的勇气才留下。未知,总是能轻易勾起人们心底的恐惧。而在晴明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未知。

 

晴明的世界里没有光,于是他对声音更加敏感。

那些不知是何生物压低了声音说要扑上来吃掉自己却连惨叫也没有来的及发出就被打倒,身后极轻的脚步声,也是未知。但是,那是特殊的。

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是黑暗,一切都是恐惧。那是在晴明没有发现他身后的人之前的事情。晴明不贪心,只要知道那人还在就行了。

只要那人还在就行了。

于是在晴明察觉到那人好像要离开的时候,他慌了。

好在,他的离开,只是“好像”。

当左手被握住,那人手心的温暖从手掌开始传递到跳动地更加剧烈的心脏。晴明不顾一切地拥抱住了黑晴明,像是要将自己与对方合为一体。

黑晴明也是任由他抱着,一下又一下地轻轻地拍着晴明的后背。

两人在树下拥抱了很久,很久。

 

晴明十分确定,那一刻,一切都是已知,一切都是光明,一切都是幸福。

他找到了他的世界。

 

 

 


树林中罕见地响起了鸟鸣声,黑晴明盯着山洞外边的几棵树上的鸟雀发呆。

晴明刚醒,但装作自己没醒的样子躺在石头上。好景不长,黑晴明一巴掌打在了晴明的脸上。

没有用力,甚至都没有多少声音发出,但意思很明白。

别装睡,快起来。

晴明委屈巴巴地用右手捂着被打的左脸,左手还是牵着黑晴明的右手不肯放。

“好痛……”晴明眨了眨眼睛,试图挤出几滴眼泪。

黑晴明看了晴明一眼,把头凑近了人,毫不犹豫地给了人一头槌。

闭嘴,给我起来。

黑晴明用左手捂着额头,瞪了将手从左脸转到额头上喊着疼的晴明一眼。

他遇到晴明就会变得很奇怪。

 

在山洞里过夜实在是下下策。光凭着山洞里这温度黑晴明就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虽然一晚上他都和晴明抱着也挺温暖的。

但是黑晴明还是决定回原来的庭院住。

当他通过在晴明手上写字的方法告诉晴明他的想法的时候晴明也没有反对,只是对黑晴明不能说话表示了小小的惊讶。

“那么,你是我的眼睛,我是你的声音好了。”晴明想了想,笑着说。

黑晴明听完晴明的话,嘴角勾起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然后在晴明的手心里写了一个“滚”字。

 

黑晴明其实并不是不愿意,只是看着晴明笑的那么傻,本能地想怼而已。

 

 

晴明不仅失去了视力,还失去了记忆。

不论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的谈笑声,还是路边小贩的叫卖声,都能勾起晴明的好奇心。看着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还是十分积极地左顾右盼的晴明,黑晴明有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

但也是买了几把折扇和几盒胭脂还有一些小吃。

嘴里咬着吃了一半的苹果糖黑晴明一把拉开了自己房间的纸门将自己买的一大堆东西扔在了地上。

晴明跟在黑晴明的身后,将手里拿着的最后一点煎饼塞进嘴里。

 

 

 

每天在庭院里和晴明过着在晴明的手上写写字讨论讨论阴阳术,剪剪小纸人,吃吃寿司,没几天就出门去街上买各种小吃回来啃啃。再隔三差五地接个委托去赚点生活费。还可以过几个星期就出门游玩一趟。

这样平淡的日子,让黑晴明感觉……

还蛮好的。

 

 

 

 

黑晴明站在摸着樱花树枝上的樱花的晴明身边,警惕地盯着一旁散发着几乎要实体化怨气的桃树。

摸出是什么花了吗,晴明。

见桃树除了发发怨气也不会做什么,便也收回了视线,黑晴明在晴明的左手中写着。

“嗯……”晴明摩挲着樱花花瓣的边缘,转头对着黑晴明笑,“是……桃花!”

本在风中轻轻摇动着树枝的樱花树和桃花树仿佛都僵硬了一秒,随后桃花树树枝抖动地更加剧烈,樱花树枝左右晃动了几回。像是有谁在笑,像是有谁无奈地摇头。

黑晴明盯着晴明,在心里认真地回想晴明这几天有没有撞到过头。

“噗嗤……”晴明刷地打开了折扇掩住了带着狡黠笑意的唇角,“啊啊,是樱花啦,樱花。”

黑晴明很认真地凑近了晴明,然后用折扇往人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唔……”一如既往地,晴明露出了委屈的表情,“疼……”

啧,麻烦。

这么想着,黑晴明抿了抿嘴,一把拉住人衣领子,在人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晴明满足地笑起来,抱着黑晴明扑倒在草地上,两人在樱树与桃树下腻歪。

樱树适时地抖下许多漂亮的樱花,落在两人身上。

桃树犹豫了一会儿,也抖了抖枝条。

有清风吹过,午后的阳光正好。

 

TBC

(两人离开后:

桃:哼,那两个家伙搂搂抱抱地也不到别处去!

樱:桃,别这样啦。说起来,那两位还真是恩爱呢……

桃:而且而且,我还以为其中一个人之前还把樱你认成了我……

樱:那是在和他的爱人开玩笑呢……真是让人羡慕啊……好想去接近人类啊……

桃:不行啦!人类是很危险的!樱绝对不可以去!

樱:不会的……

桃:绝对不可以!因为樱是个大笨蛋,很容易被骗,所以绝对不可以!!

樱:桃……对了,说起来,之前的那两位,气息很相似啊……

桃:岂止是相似啊……简直,简直……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啊……

樱:唔,那还真是奇怪啊。不过,还是祝愿他们能够幸福吧!

桃:哼……既然,既然樱你都祝福了。那我也就……祝,祝福一下他们吧……祝愿他们能一直在一起,幸福地度过一生吧。

樱:桃还真是温柔呢。

桃【脸红】:唔……)

 




你们说,我要不要把樱丈夫去世的那段在这篇文里面去掉。(瘫)

设定成这篇文里的樱和她丈夫好好生活在一起?

总之写完晴明大人和黑晴明大人腻歪在樱树和桃树下我就……(望天)

对了还有……我怎么觉得三章内完结有点悬……(捂脸)

但但但!我还是会尽力的!

总之,感谢你的阅读嗷!(比心)


语c群宣

这是一个语c群宣,一个假阴阳寮 。

好似与其他阴阳寮(语c群)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本寮确实有一大其他大多数寮所没有的特点!(叉腰自豪)

用咱寮晴明大人的话来说,就是,咱寮是平安京中的一股清流,在其他寮吹晴明的时候,咱们不一样!(握拳)

咱们吹的是!

黑晴明大人!!!(声嘶力竭)


你是大人的迷弟迷妹吗?你是一只黑晴明吹吗?你喜欢黑晴明大人吗?想要和我们一起来群宠黑晴明吗?你!

来加群嘛?

群号:638886844

在最后哭唧唧地告诉你们咱们这儿人少的可怜,目前人数连十个指头都数的过来,还有的多!所以皮表是有那——么空哦!

如果有占tag,在此致歉!(鞠躬)在评论说一下我会改的嘿嘿……

哑巴和瞎子【白黑晴】

我要搞事情谁也不要拦着我!

对了文笔超渣而且不定时更。

人物是网易的,ooc是我的。

不介意ooc和我的渣文笔的咱们就上文吧诶嘿~




【上】

黑晴明醒了过来,他扶着脑袋看向自己还昏迷着的半身。

现在是杀他的最好时机,黑晴明如此想着,他的手缓缓地伸向了不远处的晴明。却在离人还有一指之间顿住。将手缩了回来,黑晴明犹豫且烦躁。

……啧,晴……

唇微动,惊讶的神情渐渐浮现在黑晴明的脸上。他将手抚上自己的喉咙,尝试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啊啊……巴……呀……”

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单音,还不如不说的好。黑晴明拿起地上的一把折扇,面色阴沉地坐在地上。

眼角余光瞥见有什么在动,转头看去,是晴明醒了。

右手刚要往左手心挥去的折扇猛然顿住。

晴明睁着眼睛,安静地坐在地上“看”着黑晴明。黑晴明将手中折扇握的更紧,也盯着他的半身。他的半身没有动作很久,久到让黑晴明怀疑他是不是还没有醒时他突然对着黑晴明的方向伸出了手。黑晴明立刻将一张基础符咒抽出。手在离他一指之间的地上落下。转而开始摸索起来四周。

黑晴明困惑地看着晴明,才发现晴明的眼睛虽然睁着,但是却没有灵气。

晴明在地上摸索了一阵,倒是发现了自己的折扇,黑晴明看着晴明拍了拍手中的小石块,接着站了起来,两手在空中伸开挥动着,脚下也在一点一点挪出步子。

晴明他,是眼睛看不见了么?

黑晴明手托着下巴,看着晴明一步又一步极其缓慢地行走,心情不禁大好。自己的处境看起来倒也不算太差了。

                

 

 

黑晴明跟在晴明的身后,看着晴明在黑夜山中行走。每当晴明碰到了一棵树时,晴明便会立刻向那棵树靠拢,然后再出发。

就这么没有安全感?真是没用啊,晴明。黑晴明在心中嘲笑着,然后对着企图对晴明出手的又一只小妖一张符咒打了过去。

晴明对这时不时响起的声音好像已经习惯了,脚步仅仅只是顿了一下,然后便接着向前迈去。步子也渐渐大了,黑晴明抿了抿嘴,虽说走的还是这么慢。

 

 

在晴明又一次接触到一棵树后,他没有很快离开那棵树。晴明倚靠在那棵树上,黑晴明站在晴明的面前。

天色不早了,该是人家做晚膳的时候了。

黑晴明想了想,在晴明周身设下结界,然后准备去别处寻找一些能吃的果子来给他和晴明充饥。

在他刚走出一步,身后的晴明却突然叫起来:

“别走!”

黑晴明惊讶地回过头,看着晴明再次在空中挥动着手,脸上带着惊慌和焦急。

黑晴明并没有离晴明多远,晴明却还是没有抓住黑晴明,晴明的手在离黑晴明还有一指的距离。不长的距离,仅凭一个人却怎么也达不到。

黑晴明看着晴明在空中胡乱挥动的手,陷入了沉默。

“别走……别走……”

晴明脸上的表情是像是要哭出来一样,黑晴明想。

“别走……”

我在。

“不要走……”

我在呢。

“你回来……”

就没走过。

黑晴明一把抓住了晴明的左手。晴明找到了黑晴明的位置,立刻靠近他,紧紧地抱住了黑晴明。

太紧了,黑晴明皱了皱眉,另一只手想要去推开晴明,却听见晴明在自己的耳边低语着:“太好了……你还在,你还在……”

黑晴明将另一只手放在了晴明的背上,轻拍他的背部,安抚着他。

“你别走。”

好,我不走。

 

 

 

黑晴明拉着晴明在黑夜山中寻找食物,晴明始终微笑着,用黑晴明的话来说就是像个白痴一样的傻笑。

晴明一开始把黑晴明的手握的很紧,紧到让黑晴明感觉到痛意。但是一看到晴明一脸的我找到了整个世界的表情也就随他了。

黑晴明和晴明转了大半圈,终于发现了一棵果树。

用符咒打下来太麻烦了,爬树,和晴明拉着手也爬不了。

黑晴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把树砍了。

 

果树轰然倒下,发出的巨响让晴明露出了一点疑惑和惊讶的表情。黑晴明牵着晴明的手走到树的旁边,脚不可避免地踩到了树枝,发出吱呀的树枝折断声。晴明被黑晴明拉着蹲了下来。“你不会把树直接砍了吧?砍树,好像有些不……”黑晴明转过身干脆利落地把一个果子塞在了晴明嘴里。

闭嘴。黑晴明瞪了晴明一眼,尽管知道自己说不出话晴明看不见东西。

晴明将果子取下来咬了一口,眼睛眨了眨,样子看上去乖得不得了。

 

 

 

当黑晴明和晴明找到一个可以停留的山洞时,夜色已经降临了。黑夜山层层叠叠树枝与叶,就是月光也很难透进来。

山洞里黑漆漆的,并且晚上的温度比起白天来说冷了不少。黑晴明找到一个勉强可以躺着的地方,在四周设下结界,黑晴明将晴明推在那光滑的石头上,让他睡,自己则就坐在一边准备守夜。

晴明像是明白了他的用意,乖乖地躺在石头上,不乖地将黑晴明强硬地拉过来圈在自己怀里准备睡觉。石头不大,睡两个大男人是很困难的,晴明半个身子都在外面。黑晴明挣扎无果,正准备用阴阳术,晴明却先一步用使用言灵禁将人用锁链捆住。

好啊晴明你!黑晴明气愤极了。长能耐了是吧!

晴明使完了阴阳术,满足地一把抱住黑晴明,活像个石距。

黑晴明被人抱在怀里,听着耳边晴明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心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虽说还是气不过,黑晴明趁着晴明睡着了,就勉强从铁链中伸出一只手,去捏晴明的脸。手感意外的还不错。黑晴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捏揉着晴明的脸玩的不亦乐乎。

“别离开我……”晴明迷迷糊糊地突然说了一句梦话。黑晴明的动作一瞬间停了下来,半晌,黑晴明将手移到了晴明背部,就像早上那样,就像晴明抱着他一样地回抱了他。

我一直都在,不会离开。

TBC

 


感谢食用嗷!

我写的大概是【深山老林中】同居吧……




我大概已经是条咸鱼了。(瘫)
自觉自己近来的日常就是:沉迷黑晴明,黑晴明,黑晴明……
靠着太太们的文,看着文里面的大人,啊啊每天都有好心情w
在语c群里看看大人也是日常,赞美大人告白大人也是日常。
自己近来好像满脑子的黑晴明,比如我现在感觉有一群巴掌大的黑晴明在围着我自己跳舞。(不是)
啊,中毒太深。
啊,谁让大人太美。

天天脑补大人。
脑补好多的
美丽的
霸气的
可爱的
帅气的
强大的
大人。

其实最近还沉迷小动物来着,猫啊,鸟啊,狗啊,还有……狐狸。
如果大人不知道为什么变成狐狸的话,啊,一定很可爱,超想看。
(以下有cp向,白黑晴,雷者自行绕道)
今天脑补了黑团子和白晴明大人在庭院,博雅进来看见黑团子(大概不知道是黑晴明大人,一时脑补的,设定也没想那么多),于是耿直的好汉子就新奇地戳了戳小黑团,黑团子于是气急,于是就嗷呜一口咬在了博雅手上,啊,小小白白的糯米牙,咬了也不疼。啊,我也想被咬……(突然变态)
博雅把手提起来,黑团子不松口,悬在半空中,用两只前爪搭在博雅手上,后爪在空中扑腾,毛茸茸的尾巴也晃来晃去,企图爬上去博雅的手。
然并卵。
黑团子渐渐没了力气,咬不住博雅的手,呼啦一下往下掉。黑团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缩起了身子,成了真•黑团子。但预想中的屁股开花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白晴明大人温柔的掌心。黑团子看着白晴明大人的笑傲娇了,眼睛一闭头一扭,过了几秒再睁开时发现了眼前出现的白晴明大人的放大脸,有些发愣,白晴明大人眼中笑意更盛,恼怒成羞,两只小肉爪啪叽地往白晴明大人的脸上一打……
对不起我就脑补到这里……啊谁有纸巾我鼻血出来了!!
其实也想看黑团子在冬天窝在白晴明大人的怀里,或者在衣服里。(滑稽)有客人来的时候可以看见白晴明大人衣服里钻出一个狐狸脑袋什么的诶嘿嘿……

也想看幼体大人……
(以下有cp向狗黑晴注意!)
最近大人爬房顶的剧情出来了。想看幼体黑晴大人带着大天狗上房揭瓦。
注意,真•上房揭瓦。
幼黑晴:大天狗!咱们今天就到白晴明家去揭了他家的瓦片!
大天狗:是的,大人。
半夜,两只在白晴明大人的庭院中,一座屋子前。
幼黑晴:(盯着大天狗)
大天狗:(盯着幼黑晴)
幼黑晴:(盯着大天狗)
大天狗:(盯着幼黑晴)
……
幼黑晴(咬牙切齿):……我上不去。
大天狗(计谋得逞,面上正直):那大人,吾抱您上去吧。
大天狗蹲下身一把抱起幼黑晴,幼黑晴坐在大天狗的左手臂上,用手环住大天狗的脖子,夜色中,脸有些红。
待飞至屋顶,指尖刚触到一块瓦,远处的烟火便忽的窜上了天空,绽放在明月旁边,五彩斑斓的烟火星星点点地落下,随后一朵又一朵的烟花接着飞上了天空,绚丽绽放,淡化了夜的墨色……(那时侯有没有烟花呢……嘛,如果有错误请忽略了吧【鞠躬】)
次等美景之下,幼黑晴和大天狗就顺理成章地滚到了一起,然后……
咳咳等等我上面是开玩笑的,毕竟是幼黑晴嘛,三年什么的……(别开视线)
让我们重新来。
次等美景之下,幼黑晴也就暂时收敛了给白晴明大人添堵的心思,坐在大天狗怀里看完了烟花,然后……(不要瞎猜这里的然后,后面会说的w)最后回到了黑夜山。(回到与大天狗的甜蜜小窝)

然后从庙会回来的白晴明大人看着满地的瓦片【放心只掀了一个房间的】很无辜。(是的这就是然后)

啊,要去写作业了。
请让我最后说一句。
黑晴明大人我喜欢你!!!

假寮日报(第一期) 本期头条:疑似盲眼式神深夜离寮出走!真相竟然是——!

今日热点:疑似盲眼式神深夜离寮出走!真相竟然是——!

原标题:一假寮内众多式神惨遭秀恩爱!——这究竟是道德的沦陷还是妖性的丧失?!

 

我报最近据可靠消息得知,平安京的一假寮内,式神间伴侣关系随着此寮的建立时间的增长也在愈发的增多。而此时正值樱花祭的开展,于是正在热恋期中的各式神情侣们就展开了在樱花树下亲亲我我地一边欣赏着樱花飞舞一边深情地许下海誓山盟的场景。而在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背后,是险些被闪瞎眼睛的一部分式神。

据得知,这种秀恩爱的行为在此寮中并不少见。只要有一对情侣相见,免不了的是情侣之间的热情行为,以及。

捂着双眼的某几只式神的背景。

其中,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萤草向我们透露,她便是在深夜愤然出走的那一位式神。她向记者解释说,其实她并不是离寮出走,只是眼睛太疼了,想出来走走而已。无奈双眼被强光照射过,暂时看不见东西,故此被行人误认为盲眼式神而已。

为了进一步了解该寮有关秀恩爱的情况,本报记者特地走访了该寮。

以下是走访结果:

在樱花树下,本报记者见到了正揽着妖狐腰的一位大天狗大人。

记者:请问大天狗大人,您对在这个寮里的秀恩爱情况的看法是什么?

大天狗:很好,继续保持。

接着这位大天狗大人就开始了实际行动。在本报记者的面前轻吻了妖狐的额头。

在廊上,本报记者见到了正抱着一只小妖狐的雪女。

记者:请问雪女大人,您对在这个寮里严重的秀恩爱情况的看法是什么?

雪女:这是对单身式神的伤害。所以,我更喜欢和雪一样纯洁的小孩……

小妖狐:我的爱人不在!没得秀!不开心!

记者、雪女:……

本报记者在记录完自己在该寮的见闻时,看见了一位勤勤恳恳扫地的帚神和一只姑获鸟,经过一番思考,于是本报记者又上前去将问题向她们问了一遍,得到以下回答:

帚神:秀就秀吧,反正我负责看热闹,不虚。

姑获鸟:我……你们开心就好……

事后,本报记者得到了原先的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萤草的告知:帚神已早有了她的伴侣了。只是那两位的相遇时间最近急剧减少了,两妖总碰不到面,这使得两妖很是烦恼。最后,不愿透露姓名的萤草小姐还向我们表示,若帚神和她的那位伴侣相遇了,深夜出寮走走的式神就不止她了。

呜呼!无法可想!这世上还有多少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被强光照射双眼的式神呢!

关爱孤寡式神,我们在行动!

 

广告:

还在为攻击力不高而烦恼吗?还在为暴击率不高而焦躁吗!加入(真 · 输出)奶妈培训班!内有暴击练习(桃花妖任教)!攻击教程(萤草任教)!

还有新加入的教师添加的全新教程——如何抢火输出(山兔任教)!你,还在犹豫什么!


更多精彩,请关注我们——假寮日报!


想要加入假寮日报吗?想要在假寮走访收集素材吗?如果想的话就——!

加~群~吧~

是的没错就是这就是篇群宣啦~阴阳师语c群的群宣啦~上面所说的都是群内的日常啦的说。热烈欢迎有人来和我们一起玩的哦的说!

这里是群号:616378175

来一起玩吧一起玩吧~对了如果想看更多关于该寮群宣,可以打tag:一个假寮

这里是萤草,感谢亲们的阅读啦!\(^o^)/<( ̄ˇ ̄)/(鞠躬)

忘装心眼的萤草向你介绍一个寮【实则阴阳师语c群宣】

嗯,开头先说明一下……这其实是一个群宣!

内含狗崽。

此文里你们看时想要把自己代入萤草或者是新加入的妖怪随意。

每一次空行代表地点转换

文笔渣慎入

以上清楚并且接受,请看吧~



呐,你好呀,我是萤草。

嗯?什么?我在干什么?哦,在扫地啦。昨天狐狸终于等到了一位大天狗大人愿意和他在一起,激动地满寮撒狗粮呢。嘛,不过,狐狸他真的是太高兴了,所以他撒就让他撒吧。只是……这位大天狗大人请不要跟着你家狐狸一起疯好么?您有翅膀能飞啊!撒狗粮也请不要飞起来撒!屋顶上很难扫的!!啧,不扫了。

什么?哦,你问我为什么不让帚神和小纸人来扫吗?嘛……这个寮里没有帚神啦。(沮丧)至于小纸人几乎都被黑晴明大人派出去寻找密宝了……剩下来的几个,诺,要吃寿司吗?

嗯……吃完了寿司我就带你去你的房间吧,中途可能会有青坊主和夜叉的腻歪,大天狗和妖狐的亲密,黑晴明大人的大义宣言,茨木的赞美酒吞,一目连的魔性笑声,妹控童男的“今天依旧没有妹妹来呢……”的念叨,以及奶妈们暴击练习。请·都·不·要·介·意·哦·!

 

嗯,好啦,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啦。怎么样,还好吧~那么我就先走了哦?欸?还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寮吗?好吧,那我就来给你讲讲怎么样?

哈哈,那么一点时间肯定是讲不完的啦,那么就取几点讲咯?

首先要提到的……就是这个寮里最最最缺的!就是扫地的!(怒摔扫把)啊,不好意思,失态了!(捡起扫把)呐,没吓到你吧?对对对不起啊!唔……为了表示歉意,我带你去听妖琴弹琴吧!(将扫把放到一边)

 

呐,看到了吗?那个就是妖琴哦,妖琴他不喜欢被别人打扰到弹琴,所以……

“所以我们有必要躲在草丛里吗?”

欸,也是哦。那么我们出去好了。

“妖琴前辈现在在弹什么?”

他现在在弹《千年等一回》啦,嘛,妖琴,来一首《黄河大合唱》吧。

“……”

怎么样,妖琴弹得很棒吧~!

“嗯……《千年等一回》和《黄河大合唱》很好听……”

对吧对吧很好听吧~

那么,我就来接着来带你了解一下这个寮吧!跟我来!

 

“嗯……这里是哪?”

这里是黑晴明大人的房间哦……嘘,小声一点。

“好的……请问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黑晴明大人为了让这个寮有更多的式神,决定舍身卖艺穿女装!呜!大人……

“萤草前辈你的哭声太大了!”

呜哇声音小点啊你怎么喊出来了!

“你也喊出来了啊!”

哇呀呀别喊了!

“你也别喊了啊!”

“何人?”

“阿拉,完了……”

阿拉,完了……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一把拉开门跑进去关上背靠着门)

哇——呀!总算逃出来了呢!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拍胸口)

“呼——哈,好累啊……”

没事吧,没事吧?

“还好……”

“萤草,还有这位是……?你们在干什么?”

欸?狐狸?大天狗?欸?等等原来这是你们的房间啊对不起我们走错了!

“嗯,没事。”

“那萤草前辈,我们出去吧……”

哇我想起来了!

“什么?”

大狗子你的毛给我点吧!我要做个枕头!

“……”

“……”

“……”

 

“前辈你这样真的好吗?”

诶嘿嘿,还好吧……也没怎么麻烦他们啦我觉得,只需要大天狗抖抖翅膀就够了呀你看!

“……不过做枕头的话只要这么一点真的够吗?”

其实我一直有在收集大天狗的羽毛啦,本来昨天就可以收集完了,结果被崽和大天狗一阵狗粮一撒,地上的毛都脏了呢!

“嗯……我听说大天狗大人的羽毛被他当做战斗时的武器,当枕头……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没问题的啦!那些做武器的羽毛是因为注入了妖气哦,所以做枕头的话用这些没有注入妖气的羽毛就可以啦~

“嗯……嗯……”

阿拉,傍晚了呢,嘛,我们去看夕阳吧!

“好呀。”

 

“哈哈,欢迎你加入这个寮吧~”

 

END



群号:616378175

缺扫地的!缺扫地的!缺扫地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有占tag的抱歉,如果由于tag的问题让你有所不满可以在评论里提出,我会尽快处理的!

最后,感谢阅读!

我家寮的某天午后(萤草视角)

我是萤草,是这个寮的二把手。嗯?什么?你问我我们寮的扛把子是谁?哦,在那里,看到没有?就是那个正坐在樱花树下和我们寮的阿妈聊天的那个有着一双大翅膀的而且还长得老好看了的妖怪。

嗯,是的,就是他了,他就是我们寮的扛把子了。

他叫大天狗,是阿妈最喜欢的式神。而且他是阿妈第一只ssr,据阿妈说,就是因为她抽到了大天狗,她才从此摆脱了非酋的名称,在她的朋友面前扬眉吐气。

……虽然说她还是比较非的。

御魂去打了五六盘只有两星和三星的,出来一个四星的她都会开心的在原地转上好几个圈。

没有觉醒加成的时候去打麒麟,只出一个低级风的或者水的或者火的或者雷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的。对此我们家阿妈表示:习惯了就好。

所以我们寮的不少式神都认为阿妈估计是花了她从建立我们寮以来到那天她抽到大天狗为止所积攒的所有欧气。对此阿妈表示:按你们这么说那阿妈再攒一段时间还能再来个ssr了?这叫一发入魂!不服憋着!

阿妈为什么说是一发入魂而不是她偷渡成功了呢?上面说过了,她还是比较非的。(说“比较”是给阿妈面子,都懂。)

其实阿妈在抽到大天狗之前连ssr一共有几个都不知道。我还记得阿妈以前是这么和我解释的:又不一定抽得到,会越看越伤心的吧,那我干脆就不去了解好了。

所以当那天阿妈便啃着一个苹果一边画符,画完了以后将符往阵中一抛,还回过头来对我笑笑。然后只听得阵中发出“嗡”的一声然后光芒闪烁。

大天狗就这么来到了我们寮。

阿妈其实对大天狗不太了解,她唯一对他知道的就是阵中幻变出金灿灿的那个“SSR”。行了阿妈你别老盯着那金灿灿的玩意了多看看你召唤出来的式神会怎样?这是当初的我想对阿妈说的。

从那天起阿妈就去了解SSR了,她也越来越喜欢大天狗了。大天狗的等级也在一天天的升高了。

不过那时候我们寮里最厉害的还是雪女。雪女不爱笑,准确来说我从从从从从!来!没见她笑过。每次阿妈和我说起雪女的时候总会提一句:不知道雪女女要怎么样才肯笑啊。

雪女是来我们寮第二久的式神了,哦,那个,第一个是三尾狐。第三是九命猫。顺带提一句,我们寮的N卡也挺多的。

“提灯小僧和灯笼火可以照明,赤舌可以打鼓,天邪鬼绿虽然长得丑但是夏天可以帮我们扇风,唐纸伞妖可以挡雨,帚神可以扫地,天邪鬼青会做风筝,至于天邪鬼赤和寄生魂还有其他几个N卡”阿妈表情扭曲了一下,看了一眼在不远处偷听的N卡们期待的喜悦表情,叹了口气,缓缓道,“可以让咱们寮里更加热闹……”
难为你了,阿妈。

隔天咱们寮里的N都被罚了面壁。

而且还是一大早。

你能体会到那种早上刚刚睡醒,穿好衣服别打开房门别走出去还揉了两下眼睛再充满活力地看向四周却只能看到一群N卡背对着你一排排站着的那种诡异感吗?【微笑】

“阿妈你过来我们谈谈”【微笑】

“草草啥事?”

“这是个什么情况”【微笑】

“这不我前两天刚夸了N卡们能让咱们寮热闹吗?昨天晚上你睡的死,没听见,这群家伙昨完差点把咱寮的西边给N卡住的屋子烧没了。”【微笑】“热闹不是这么个热法,所以我罚他们面壁,让他们好好清醒一下。”【微笑】

“……”好的阿妈我知道了,你也不容易。

诶等等。

“阿妈,火是咋灭的?”

“原来是叫雪女下几次暴风雪的。但中途阿妈我灵机一动,把我朋友叫来让她家的雨女下了好几场雨。你房间在东边远着呐,昨晚你没醒其实也是算正常。”

“……”我好像知道我昨晚为什么会做那个我变成了一株蒲公英在露天的地上顽强生长但是天上不停地下着和我的蒲公英一样大的冰雹的噩梦了。

诶等等不对这不是重点!等等让我理理……

雪女的

暴风雪

咱们寮的

西边的

屋子

……

“……阿妈那屋子呢?”

【微笑】

“……那他们?”

“在修。”

我怜悯地看了眼N卡们。

你们也不容易。

不过其实他们也没烧多少,雪女的暴风雪也没砸了多少,第二天房子就修好了。

 

 

“草草!草草!”啊,刚刚我一直在回忆以前的事啊,阿妈叫我了!

“阿妈啥事?”

“草草,”阿妈一脸严肃,“我听说我可以给我的式神们起新名字了。”

……我想起了我今天早上看见一个叫“奶妈”同族哭唧唧的从我面前跑过。

……听说那名字还算好的。

……其实这我是拒绝的,阿妈。

“阿妈这么琢磨啊……”

拒绝新名字拒绝新名字拒绝新名字………

“阿妈也起不起好听的名字,那咱就不起新名字了你说行不?”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把抓住阿妈的手。

“行!!!”

阿妈笑了笑,拉着我坐下。我坐在阿妈的左边,大天狗坐在阿妈的右边吹笛子。

“阿妈听说红叶有新皮肤了。”

“啊?兔子的皮肤咱没有,姑姑的皮肤咱们也没有,那红叶的皮肤……”

“阿妈不指望,况且兔子原来就挺好看的,姑姑么……咱们寮又没姑姑~鸟姐的皮肤对于咱们寮来说不很重要呀。”阿妈转头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大天狗的羽毛,“咱们寮里有狗子嘛。”

大天狗刚好将一曲吹完,他放下了手中的笛子。

“说起红叶的话,倒是让我想到了黑晴明大人。”

“嗯,对呀,阿妈也想到了黑晴明大人。”阿妈笑笑。

“……”我用手环住双臂,静静地看着阿妈。

“哦哦哦黑晴明大人好美的说!”阿妈突然用手捂住了脸兴奋的声音从指缝中传出。

“嗯,是啊,黑晴明大人长得确实很好看。”大天狗轻轻地摇了摇他的团扇。

“……可是黑晴明大人脸上的妆。”我弱弱地出声。

“哎呀草草妆什么的你可以开启屏蔽模式嘛!”

“对哦对哦,黑晴明大人若是卸了妆,妾身想来那定是极美的。”三尾狐坐在不远处的地上和管狐聊天,听见我们的谈话也转过头来媚笑着说。

“就是,黑晴明大人可是和晴明大人长得一样的哦!所以说黑晴明大人一定也很漂亮!”阿妈狂点头。

“那阿妈你可以直接喜欢晴明大人的啊。”我歪着脑袋看着阿妈。

“阿妈本来就喜欢晴明大人呀!晴明大人那么温柔善良和蔼可亲还有许许多多的优点还长得那么美!可是!”阿妈顿了顿,我仿佛可以看到阿妈眼中闪烁着的光芒,“黑晴明大人的性格也是超可爱的好吗?!两位大人阿妈都是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啊!”

“没错,虽然说阿妈还没有打到第十八章,但是那位大人手下的雪女和大天狗我们已经与他们分别对战过了。很强,所以,想必那位大人也是很强的!一定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大天狗握紧了团扇。

“这么说的话,还真有点期待到第十八章呢。”我摇了摇我的蒲公英,突然顿住,然后问阿妈,“咱们不会过好久都打不过去吧?”我突然想起了阿妈和我说过有很多人都是打了很久才打过去的。

“啊,这个嘛。”阿妈接过椒图递给阿妈的一盘点心,拿起两块,一块给了大天狗,一块给了我,又再拿了一块塞自己嘴里才开口含糊不清的说,“嗯……谁知道呢?”

 

FIN


不管打不打得过去都是幸福的!打的过去那是好的,就算打不过去也能看到黑晴明大人和黑晴明大人家的狗子和雪女三尾狐也是好的!(突然变态)

文笔渣感谢阅读(一秒恢复正常)

好喜欢你们,谢谢你们

我就来告个白~





谢谢你们

我家的式神都特别好!

大天狗是我家唯一一只ssr,怎么看怎么帅!我超级喜欢他的。

萤草是我第一只想通过攒碎片得到的式神(最后在快要攒到的时候抽到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很喜欢她。

桃花是我第一只不是初始送的抽到的sr,青姬是紧跟在桃花后面连续两次抽到的sr,兔子是我用了挺久的式神,雪女是系统送我的从我开始玩阴阳师开始到现在一直在的式神,九命猫是我就算用白符也喜欢到我这儿来的式神………

怎么办,我好喜欢你们啊。

还记得在抽到桃花的时候自己笑的多么开心,还记得在觉醒了萤草的时候我在家里的蹦蹦跳跳,还记得把大天狗升到自己式神里最高等级时我一直盯着狗子看,还记得………

怎么办啊,我真的好喜欢你们啊。

好喜欢啊,好喜欢我家雪女向上伸手招来了暴风雪冰冻对方,好喜欢我家三尾冲向对面然后甩了人家一尾巴,好喜欢我家九命猫坐在地上站起来伸个懒腰再进入战斗的状态,好喜欢我家萤草拽着自己的蒲公英在空中一摇一摆地降落在地上,好喜欢我家童男童女扑棱棱翅膀最后停在我的面前,好喜欢我家妖狐在面对麒麟食一次次甩出的风刃,好喜欢兔子欢快的跳舞,好喜欢我家红叶使出了大招,招出了枫叶飞舞在对面,好喜欢我家跳跳弟弟和跳跳妹妹的一蹦一跳,好喜欢我家狗子的羽刃暴风使出他展开的翅膀他俊朗的容颜他将麒麟的小怪们打趴下,好喜欢你们啊……

阿妈好喜欢你们啊,真的好喜欢啊,你们陪着阿妈一起打结界,一起刷觉醒材料和御魂,一起去打副本,一起去斗技,一起去狩猎战,还有好多事,你们都陪着阿妈一起。阿妈看着你们就会笑,阿妈听着你们的声音就觉得开心,阿妈很喜欢你们的哦,谢谢你们哦,谢谢你们愿意在阿妈抽式神时来阿妈这儿,谢谢你们陪着阿妈打了一章又一章,谢谢你们让我感到了快乐,谢谢……

还有很多式神还没有说到呢,不过……

我所有的式神们啊,谢谢你们,阿妈很喜欢你们哦。

 




超级喜欢自家的式神们,所以写了这一篇,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发上来,也许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对我家式神的爱。

因为有你,我才不再哭泣/吾的爱(五)【完结】

 把这篇文完结了顺便还改个名字。

 哭哭梗玩的很开心在此感谢一下大酱太太想出的梗!







骑士团的骑士们最近都十分好奇一件事——

那个和尤里乌斯一直牵着手的人是谁?

这件事说起来也简单,也就是因为尤里乌斯这几天来骑士团的时候时·时·刻·刻·都和一个戴着斗篷的人手拉着手。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看见两个人的手放开过。就连尤里乌斯练剑的时候也没有放开——唯一的变化也就是尤里乌斯练剑时由双手握剑改成了单手挥剑,身旁还有个人站着握着他的另一只手。

暂且不提这点,和尤里乌斯一直拉着手的那个人的身份也是十分神秘的。没有人知道那个人是谁,也没人看见过那个人的长相,就连性别也不知道。被好奇心驱使的一些骑士,去询问了尤里乌斯。然而不管他们如何询问,尤里乌斯都只是给了同一个回答:
“抱歉,这点暂时不可以公开。”

骑士们看着尤里乌斯彬彬有礼的微笑,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表示,嘛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呢么自己也就不再好意思问了嘛这样的心态来安慰自己的。

不过这只是安慰,而且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的话又不是只有问尤里乌斯这一个方法。于是一些骑士又偷偷地跑到了库鲁修的宅邸去询问了尤里乌斯的好友菲利斯。

“什么喵?尤里乌斯最近一直和一个人牵着手没放开过喵?”

“是的……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菲利斯遗憾地摇了摇头:“菲利酱也不知道喵……不过不用担心喵!”菲利斯一只手握拳信誓旦旦道:“菲利酱明天就去骑士团,不把那个人的身份弄清楚就不会罢休的喵!”

菲利斯的一席话简直就是在骑士们熊熊燃烧着的八卦之魂上浇上了一大桶油。

于是骑士团的绝大多数骑士都参与了进来。(你们怎么这么闲?)

从制定计划开始,再去考察地形,还要设想种种可能性……一直到最后的敲定计划准备实施。

他们,仅用了一天。

                 

 

 

第二天。

尤里乌斯总觉得今天有点不对劲,从他和昴出门开始。好像有人在看着他。尤里乌斯停下脚步,回头向一个拐角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尤里乌斯疑惑了,他好像感觉到了有人跟在他们的后面。

“怎么了?”昴奇怪地看着尤里乌斯,“还不快走的话不怕迟到啊?”

尤里乌斯回过神来,拉着昴继续走:“嗯……没什么。”

只是脚步一下子放快,一下子放慢。

“停停停!”昴叫住尤里乌斯,“尤里乌斯你干嘛啊!”

“昴,”尤里乌斯装作不经意地往左边看了一眼,眼角的余光成功捕捉到了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跟踪者,“有人在跟着我们。”

“啊?!什……”尤里乌斯一把捂住昴的嘴,凑近了他的脸,原本和昴牵着的手在这时一把揽住了昴的腰,让他人误以为这一切都只是情侣之间的亲近而已。

只是两位在大街上就有些引人注目了。

“妈妈!那两个人抱在一起干什么呀?”

“哎呀哎呀小孩子不要看!也不要这么大声说……打扰到人家怎么办呀?”

“年轻人就是有勇气啊……”

“哎,我老公年轻时怎么就没这样对我做过。”

“亲爱的,下次我们也这样试试?”

………………

听着旁边的围观群众的停不下来的话,昴对此表示:

我和尤里乌斯才不是那样的关系你们不要想歪了啊啊啊!我的心是属于艾米莉亚的啊啊啊!

“……昴。”你不要靠得那么近和我说话可以吗?!这是在大街上啊!

“就算是知道了有人跟着我们,昴你也不用担心。”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这个了……

“我看见那个人有穿着骑士装,所以不是敌人,可能只是对昴你的身份感到好奇而已。”还没死心吗这些人?!

“那么现在说完了,”尤里乌斯松开了捂着昴的嘴的手,“我们走吧。”

“……”幸好昴戴着斗篷不然如果昴这时候的表情被小孩子看见了的话,一定会吓到他们的。

 

 

 

 

“尤里乌斯好像发现我了。”

“这样啊,不过没有关系的,尤里乌斯的敏锐我们昨天也想到了呀喵。你只是去看一下他们两个人出来了没有,不过昨天知道他们两个人竟然住在一起,真的是吓到我了呀喵……”

“那个,还有……”

“恩喵?”

“他们两个……在大街上拥抱了,好像还亲吻了……是好像啊,人太多,看不清………菲利斯?”

“……”

“你还在听吗?”

“拥……”

“啊?你说大点声啊,我听不见。”

“拥,拥抱了而且还好像亲吻了喵?!”

 

 

 

 

看着尤里乌斯和其他骑士打着招呼,而大多数骑士的目光却在自己的身上,昴的直觉告诉自己今天要有事发生了。

果然。

“那个……”一个最近才加入的骑士在身边骑士的目光鼓励下走到了尤里乌斯面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坚定地说:“您能,您能和我切磋一下剑术吗?!”

一个刚刚加入的小新人提出希望能和前辈切磋的请求,如果拒绝了的话绝对会有失风度吧?是的,这就是这些骑士昨天想了又想最后才敲定的两大计划之一——A计划。对,不要怀疑,两大计划,他们还有个B计划。A不行了再上B,昨天骑士们聚在一起想了大半天,没错,骑士团的各位就是这么机智团结!

但是你们考虑过尤里乌斯的感受吗?

“……”此时的尤里乌斯真的是有点无措了。人家要和你切磋吧,不好拒绝对吧?但是!如果答应了的话,切磋的时候你还牵着一个人的手那也是不行的呀。如果放开了,哦天呐,谁知道等他结束了切磋回来以后他还找不找的到昴。

在尤里乌斯没有办法的时候,昴咬了咬牙,在内心告诉自己这只是演戏而已这只是演戏而已数十遍之后,终于作出了行动。

昴一把抱住了尤里乌斯牵着他手的那只手,然后躲到了尤里乌斯的身后只留了一个脑袋看着尤里乌斯面前的骑士们并且还对骑士们吐了吐舌头。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已经传达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脑子里:

我才不要尤里乌斯离开我身边呢你们走开!

好的,A计划失败。

 

 

 

“昴。”

“我只是为了帮你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不要想歪!”

“嗯,我知道。”

“知道就行……”

“昴。”

“干嘛?”

尤里乌斯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昴。

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你随时可以躲在我的身后啊。

这种话可不能那么直白地说出来,如果真要说的话,起码也要等到两个人在一起吧?嗯,尤里乌斯也是这样想的呢。

 

 

 

 

虽说A计划失败了,但是前面说过了,骑士们还有个计划B。

计划B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尤里乌斯!”一位骑士慌慌张张地跑到尤里乌斯的面前,喘了好几口气才再次开口说话,“呼…呼…团,团长有事找你,让你去他那里一趟。”

“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啊!对了还有!”那个骑士大叫了一声,看了昴一眼,“团长让你一个人去就行了,不要带其他人去。”

“……”尤里乌斯沉默了。

“……”昴在内心大喊着:算你们狠!!!

“……嗯。”尤里乌斯应了一声,拉着昴走了。

 

 

 

 

一直走到了团长室门口,尤里乌斯也没松开昴的手。而一直站在团长室门口的两位骑士不免的有些紧张。还好,尤里乌斯只是和那个人说了几句话就一个人走进去了。不过声音太小他们说了什么就没听清了……

 

 

“昴,你在这里等我。”

“……”

“不开心?”

“昴,看着我。”

昴闷闷不乐地看着尤里。

“昴,如果这一次我不去,他们一定会天天来烦我们的。”尤里把昴的手抓的更紧了一些,“我也不想松开你的手。”

昴的眼睛瞬间睁得很大。

“……你,你刚刚说什么?”

尤里笑了一下。

“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哦,尤里乌斯你终于来了啊喵~”友人坐在本应该是团长的位子上。

“菲利斯。”

“尤里乌斯太可恶了哦喵!”

“?”

“要不是那些家伙来找我,我还不知道呢喵!”

“你们也是了,就那么好奇吗?”

“当然是很好奇了喵!尤里乌斯你竟然和一个人那么亲近我还是第一次听闻喵!快点快点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喵?”

“那个人啊……”尤里乌斯并没有像对其他骑士一样给出敷衍的答案,而是脸上浮现出了温柔的笑容,“是昴哦……”

“昴喵?!”

“不要告诉其他人啊,他会生气的。”

菲利斯很快地恢复了正常,只是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

“好的,菲利酱是不会说出去的,哦呀,原来是昴呀喵……”

“那么现在说完了,我也可以走了吧,不能让他等太久。”

尤里乌斯转身准备开门走出去,门把已经压下,只要推出去就行了。尤里乌斯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回头补充了一句:

“那是吾爱——菜月昴。”

 

 

等到尤里乌斯出去以后,菲利斯自言自语的话语在这个房间响起。

“菲利酱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给他们俩的结婚贺礼了……”

 

 

 

 

从尤里乌斯松开昴的手开始,昴就感到了浓浓的失落感。眼泪开始流了,知道眼泪止不住的,所以昴也就干脆不来擦了。只是低着头,别让那两个站在门口的骑士看见就好,不然会很麻烦的。但是昴不去找麻烦,麻烦找上他了。

“啊,那个。”

昴把头稍微抬得高一点,看见了那两个骑士站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我们这样问不太礼貌,但是你能告诉我们你和尤里乌斯是什么关系吗?”

当初他在王都大闹了一场,不少骑士知道了他,所以绝对不能出声!

没得到回应的两位骑士并不泄气。

“那你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或者说你的身份。”

……

各种问题昴也一个没回答。

两位骑士相互看了一眼,正准备再问一个问题的时候,昴已经冲向他们身后已经走出来的尤里乌斯了。

 

事后,在菲利斯的禁止下,骑士团的各位只好收敛了自己的八卦之心。

 

 

 


 

 

 

 

“尤里乌斯,你要和我说什么?”

“昴,我喜欢你。”

“……我讨厌你。”

“嗯,我知道。”

“所以,我相信你。”

“那么,我就会倾尽一切来回报你的这份信任。”

“尤里乌斯。”

“嗯。”

“其实,我也喜欢你。”

“嗯,我知道。”

 

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和菜月昴,一定会一直走下去的。

菜月昴,你是吾的爱。

尤里乌斯,因为有你,我才不再哭泣。

所以。

你要知道。

我是那么的喜欢你。

手,就算没了任何的外界原因。

我也不再会松开。

 

菜月昴/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

 我爱你。

            ——尤里乌斯·尤克里乌斯/菜月昴  

 

Fin





文笔渣,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完结了以后竟然很不舍啊……

不过,尤里,昴,祝幸()福。

虽然我是奶妈但这并不妨碍我陪着我的阿妈打遍天下

自家萤草太萌所以忍不住就写了!虽然我家萤草现在的战斗力并不是很高,血奶的也不是很多……但是草草不怕阿妈相信你后期一定会很强的!



 

大家好,我是萤草。

我,是一个能够群奶的尽职尽责的好奶妈。

我还记得我被召唤到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寮的时候,当时我拽着我的蒲公英在空中一摇一摆地降落,脚刚碰着地……

然后整个后背也就险些着地。

“呜啊啊啊草草啊!阿妈……阿妈终于召唤到你了啊!”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就是我阿妈,所以我愣住了。一直到阿妈抱我的劲使得越来越大,我才犹豫着开了口:“那个……抱得好紧啊……”

“啊?啊!草草抱歉!”阿妈一下子松开了我,总算能喘口气了。

还没等我再说一句话,阿妈就甩下一句话跑的没影了。

“草草你在原地等我不要乱走阿妈离开一会就回来!”

我眨巴眨巴眼睛,决定听阿妈的话在原地乖乖地等她。

 

阿妈真的很快就回来了,还带着几个蹦蹦跳跳的红达摩。话唠的阿妈一开始没和我说话,扶着墙直不起腰来,而且呼吸声很大,看样子是累的不得了。后来我听樱花妖姐姐告诉我,当时阿妈跑的速度就和妖狐看见各种美人时跑过去的速度差不多。

所以我知道了我的阿妈有多爱我。

过了好一会,阿妈才从墙边走过来,把那几个红达摩都喂给了我。然后红着脸告诉我家里只有这几个红达摩,黑的白的她都没。

阿妈没敢看我,我再一次眨巴眨巴眼睛,我知道了我阿妈有多爱我,所以我也爱我阿妈。

于是我告诉我阿妈没关系,不管是黑的白的红的,我都会陪着她,一只一只,打来的。

 

 

 

 

 

 

 

我在到这个寮没多久的时候就发现每天阿妈都喜欢看着我们傻笑。

……后来发现阿妈其实一直都这样。

但是说真的,其实一开始我并不大能理解为什么阿妈那么期盼着我来,那时,在我所接触的阴阳师里,不都是希望着有ssr的吗?我只是一只r啊。

于是我好奇地询问了比我来的更早的樱花妖姐姐。

“阿妈啊……她希望有一只萤草的原因……是什么来着?桃花,你还记得吗?”

坐在樱花妖姐姐旁边的桃花妖姐姐静静地看了我好久,当我几乎想直接跑掉算了的时候,桃花妖姐姐才幽幽地说:“我记得,有一次我和阿妈,雪女,青姬去斗技的时候,一共打了三场,那三场……都被三个有着觉醒的萤草的阴阳师给打败了……”

好的,桃花妖姐姐,我懂了,请你不要再这么看着我了。

 

果然,没过几天,阿妈就嚷嚷着要去打觉醒材料。

阿妈带上了我一起,为了帮我刷级。有时候我会和大家一起打,有时候阿妈就让我在一旁观战。打了一天,虽说我的觉醒材料并没有凑齐,但我深刻的见识到了阿妈她那强大血统的力量!

一场战斗打下来只有一只小破鼓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真的,很正常。如果一场战斗下来阿妈一下子得到了四只鼓,阿妈就会一脸兴奋地跑过来告诉我。而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静静地看着我亲爱的阿妈。

一天的觉醒材料打下来,阿妈高高兴兴地清点着,清点完了以后高兴地一挥手带着大家回家去还给了每一个式神一个大大的拥抱。

第二天阿妈又带着大家去打觉醒材料了,这一天我坚持要和大家一起打麒麟。阿妈说不过我,只好同意了。

雪女姐姐迅速地开了暴风雪,桃花妖姐姐一击花舞打了过去,青姬姐姐到了那麒麟面前就是一尾巴,蝴蝶精姐姐也摇着手中鼓对着那麒麟打。所以我也不甘示弱地摇起了我的草杆……啊呸!蒲公英。(阿妈老是把我的蒲公英叫成草杆子……都差点被阿妈带过去了!QAQ)

一整天,我都在奋力地摇着我的蒲公英。

“叮~叮~叮~叮~叮……”

一整天,我目睹了阿妈从一脸兴奋到想吐的脸。

“还……还差多少啊……”

一整天,我们终于把觉醒材料给凑齐了!

“草草!”阿妈喜欢扑人身上,我已经习以为常。

觉醒之后,我会变得更强,所以阿妈,相信我,我会遵守我的诺言。管他红的白的还是黑的,我都会去帮你一个个打来的!

 

 

 

虽然,我是奶妈,但是,这并不妨碍我陪着我的阿妈打遍天下。








文笔渣!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还有我家萤草真的很萌,我家其他式神也很帅,也很萌,还很美……(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