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依

今天我十六岁啦!!


整理

大概是一年多之前的点梗到现在也没有写完,点梗的人估计也不想要啦但是还是会写的,也许要在很久之后才可以全部完成。

这个乐乎号的开启,一开始是想给自己喜欢的Cp码点小文章的现在也想自己写些东西给自己。

没有人看也无所谓,我想我需要尽量消除虚荣心,粉丝数啊小红心啊小蓝手啊应该看淡。

说起粉丝数啊,如果是因为我之前写的cp关注我的我真的非常希望你们赶紧取关吧。

因为我好像已经不会再去写曾经吃过的那些Cp了,嗯除了点梗的那些……

一开始只是高兴有人会喜欢自己的文章后来好像有点奇怪,开始执着于小红心之类的数量。在心理还没有变得非常奇怪之前我想我也许要做点什么好阻止奇怪的事情发生。

一切回到原点,就是我也想写一些给自己的东西啊。


我想这样也许可以成功阻止吧,大概吧。

写文是因为自己想写,而不是因为别人吧,不是为了小红心之类的吧。

最重要的是要阻止嫉妒啊。

嗯。


还有就是关于之前的文章的处理,虽然很想删掉但是毕竟是自己过去留下的痕迹还是决定留着……吧。

点梗的文章到底算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呢。

如果是自己的我有权删掉吧?


其实有时候发东西很怕打扰到关注自己的小可爱们。

因为现在会发一些牢骚。

没有多少人喜欢看到牢骚吧。

但是不说出来我难受啊而且这是我的帐号吧我想发什么随便我吗。

人总要发泄一下之类的。


到底发不发,有时候就很纠结。


对过去一段时间做了简单的整理,明天就是十六周岁的生日啦。

整理好过去的,就可以开开心心面对未来啦。


妈妈,气球

“妈妈,气球。”
女孩拉拉妈妈的手,指向街边卖气球的人。
妈妈顺着女孩所指的方向看去,随后揉揉女孩的头发 她说:
“好,等我们从超市回来就给你买。”
女孩点点头。

当女孩和妈妈带着两大包零食走向回家的路。
女孩再次指向街边的气球,她说:
“妈妈,气球。”
妈妈笑着对她说:
“你已经有很多零食了。”
女孩没有说话。

她只是安静地牵着妈妈的手,跟着她一起走过那一大把五彩缤纷的气球。

她只是在今后的每一次,当妈妈向她做出承诺的时候,小声地说:

“妈妈,气球。”

———————————
所以说我妈到底什么时候补上当年的气球(虽然我现在觉得那些气球都特别丑一点也不想要【小声】)

去上课的时候,老师和我们闲聊。
她说永远不要为了别人而活,同时也不要依附别人。
因为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
但是,
如果我可以遇到能交付一生的人就好啦。
我总觉得,
我生来就是要遇到哪个人,
然后,
为Ta而活。

不过谁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呢。

又或者,那个人在哪呢。

一个悲观主义者的世界

拖延了很久的决定。
在梦里坐过无数次的海盗船。
像在小时候渴望的那样,掏出数张票来潇洒地递给工作人员。
在船头坐了很久。

下来的时候头好晕。
难受死了。

期待了很久的大餐。
终于攒够了钱去了餐厅。
像在跨进店门那刻的欢喜一样,对着菜单点了好多东西。
欢喜了很久。

然后吃撑了,想吐。
恶心死了。

准备了很久的告白。
终于鼓起勇气在毕业的那一天说出来。
像在脑子里练习的那样,取出粉红色的信封递给他了。
紧张了很久。

然后信被撕掉了。
尴尬死了。

放弃了海盗船坐上了旋转木马。
无视了周围人怪异的眼神在心里默念谁也没规定旋转木马只能小孩坐老子凭自己本事坐的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坐我不管我就是要坐我还是个宝宝我今年才出生。
于是摇啊摇啊摇啊摇。
不经意地变得很幸福。

感觉胃都要被自己吐出来了。
想着不要浪费食物全部吃光了结果还是浪费了食物。
呕吐的感觉逐渐减弱肚子不再难受脑子也不昏沉。
委屈巴拉地吃了一块奶糖。
超甜。
好意外,这糖之前有这么好吃的吗。

撕掉了的信被扫进了垃圾桶。
站在垃圾桶前极其认真地歪头思考了一阵,掏出手机拍了张照。
“老子有新的写文素材了。(欢呼雀跃)”
于是乐颠颠地去想小说的剧情了。

不对任何事情抱有希望。
所以才不会有失望。
但是不抱希望的话很难做到吧。
那么把最坏的结果都想好就行了吧。
在令人不快的结果出来的时候。
“哇,比我想象的要好欸!”
于是就会很开心了。
甚至那些不经意间的幸福也会被放大好多好多。

像这样的一个悲观主义者。
其实每天都过得非常快乐。

在游乐场活一辈子得了

我很喜欢能带给我“这是一个世界”的感觉的文章。
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坐着旋转木马无意间透过游乐场的栅栏窥见外面繁华的大都市,既震撼又新奇。
每一个世界都需要严谨周密并且全面的构造,是有灵魂的文章。
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的人,一定不会孤单吧。

尽管很努力地把文字拼凑在一起,到现在为止好像也没有拼凑出完整的灵魂来。
看到评论会很高兴,慢慢发现自己的文章底下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可爱”。
也会一篇篇翻过自己的文章,也会发现原因了。
明明想出来的几乎都是适合be的梗,但最后总会变成he。
我把通向be的路打的扭曲,最后拐进he的大门。
童话一样的完美结局。
需要设置怎样的巧合,需要怎样改变人物性格。
人物像提线木偶一样向大家表演木偶剧。
童话一样。

于是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进都市呢。

如何逼死一个写手

让他/她去看自己多年前写的文章。

森林深处有什么【博黑晴+狗黑晴】

@秩礼 小可爱的点梗!非常对不起!!!不知道你还吃不吃这对……
虽说是博黑晴+狗黑晴但是前面一大段黑晴明大人都没有出场。
而且黑晴明大人幼体预警。
文笔渣预警。

0.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很大很大的神秘森林。大森林里面住着一位非常非常可怕的黑巫师,人们都说,黑巫师长相恐怖,总是穿着黑色的大长袍,暴虐成性,因此,住在森林周围的人们都不敢深入森林,生怕遇见那个可怕的黑巫师,小命不保。

1.
“年轻人啊!那森林是去不得的!你还是绕道吧!”老妇人摆了摆手,苦口婆心地劝一名名为源博雅的少年。
“可是如果绕道,我就不能及时回家了。我妹妹会很着急的!”源博雅一脸认真地说。
“哎呀,命更重要啊!那森林里可是有黑巫师的!”
“黑巫师?”
“对啊对啊!那黑巫师很可怕的!”
“有人说啊,曾经看到过一眼那黑巫师,个子特别高大!有……有……有两个你那么高!五棵树绑一块那么壮!”
“他能单手劈断一棵活了一千年的树!”
“上回有个孩子去那儿玩,说是听见从森林里传来一声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叫声!哎呦,吓得那孩子是连滚带爬地回来,脸上,衣服上,全是泥土!后来一连三天!那孩子都没敢出门!”
“什么?!这么危险的吗?!”源博雅十分吃惊。
“对啊对啊,很可怕的!”老妇人见自己劝说疑似成功,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哎呀,老太婆我是好心啊,你看你这么年轻,往后还有大好的日子要过呢!就多走点路吧,可千万别进那森林!”
“真那么可怕?”
“真那么可怕!走不得!”
“好吧……我决定了!”
“哎,这就对了!别走……”
“我要进森林!”
老妇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2.
源·这么刺激我一定要进去看看·博雅带着村民惋惜而遗憾的目光,在经过了众多老太太仿佛没了儿子一样的号啕大哭,接受了妇女们献上的花环与叮咛,忍受了青年们一个又一个鼓励的拥抱之后,顶着满身的不知道哪个孩子漫天扔的白纸花,辛苦万分地走进了森林。
正是清晨时刻,源博雅沿着勉强能看清样子的小路往前走。 越往里走越难走,走到最后连路都没了。只有密密的高到膝盖的草与遮盖天空的巨木。
阴森得厉害。
源博雅将手臂往套在脖子上的花环底下缩了缩,暖和。
踩着草,源博雅继续往前走,他随意地打量四周。四周寂静得可怕,连一声鸟鸣也听不见。
簌簌地是草被踩倒的声音,夹杂着极轻的树枝的脆响。
源博雅握紧了手中的弓箭,在心里计算着射中对方的概率。
左侧,在后面,移动的速度和我差不多……
那么只要足够快的话,可以射中他。
只要足够快。
源博雅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听着树叶的抖动声音。判断那人应该是准备起身移动到另一棵树了,他踩不了那些细长的树枝。他得要跳过去。
跳跃的那一段时间,是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还有三秒,两秒,一秒……
就是现在!
迅速转身拉开弓,松开手箭离弦,击破层层叠叠的树叶直向那人射去。源博雅抽出第二只箭朝同一个方向又补了一箭。
重物坠地发出闷响,源博雅长呼出一口气,抽出腰间的匕首,一步步靠近那人。
看上去还是位少年,一身白衣,宽大的袖边有祥云样的蓝色的纹。可以看见一只箭,以及逐渐扩大开来的血色晕染白衣。少年轻微发抖,但听不见他发出一丝呻吟。
源博雅不禁对他有些敬佩了,甚至生出几分好感。
他走近少年,蹲下来伸出手想查看他的情况。
箭尖闪着锋芒向他袭来,他看见少年漂亮的蓝色眼睛中闪过的杀意。
来不及思考,双手抓住少年的手腕,匕首落在地上。紧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少年猛的起身将博雅推倒在地,另一手死死掐住博雅的脖子。博雅用力将箭身掰断,少年便丢弃了断裂的箭两手死掐他的脖子。
呼吸变得困难,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脑子好像被什么大力挤压,思绪混乱,凭着本能,博雅伸手抓住少年肩膀上的箭,向下狠狠一扯,再用力拔出。
“唔……!”
掐住脖子的力道小了很多,博雅乘机掰开少年的手,一骨碌爬起来。少年捂着肩膀的伤处,摸索到博雅掉落在地的匕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博雅抬手摸了摸脖子,一定都紫了,会吓到妹妹的。同时他十分庆幸出发前村民们给他的祝福,如果不是这花环护住脖子,箭头怕早已插入脖颈,他也就死在这树林里了。
嘿,这不会就是黑巫师吧?
……长得还挺好看的啊?说好的黑色大长袍呢??两个我那么高……???喂他根本没我高啊!!
少年有些受不了源博雅复杂的眼神,他瞪了源博雅一眼,然后将匕首放在身前对准源博雅,说:“我不会让你进去的!你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源博雅摇摇头,他指了指少年手中的匕首,“我的。”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妹妹送我的。”眼神有点委屈。
少年愣了愣,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
“你先出森林,然后我让鸟儿把它还给你。”
源博雅站着不动。
少年有些不高兴。
“你不相信我?我不会乱拿别人东西的。”
可是你会乱拿别人的命。源博雅再次摸了摸脖子。
少年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冷笑一声。“那是你活该,你先攻击我的。”
“那你跟着我干嘛,你不就是要害我吗,我这叫先下手为强。”
“谁要害你了。”少年道,“不是你要害黑晴明大人吗?”
黑晴明大人???
源博雅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少年疑惑地盯了他一会儿,试探性地询问:“难道你不是来害大人的?”
源博雅摇摇头。

3.
“我叫大天狗。”
“源博雅。”
名为大天狗的少年将匕首抛还给源博雅,双手撑住身后弯曲粗壮的藤蔓然后坐了上去。
“那么源博雅,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要回家,穿过森林是最近的路。”
“哦,好吧。”大天狗耸耸肩,“你走吧。”
源博雅对大天狗点点头,向前走出了几步,然后又跑回大天狗面前。
“你干嘛??”大天狗疑惑地看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面上显出大男孩的羞涩。
“我迷路了……”
“……行吧我送你。”

4.
“你的伤没事吧……?”源博雅看着大天狗走在前面,左肩被他草草包扎,虽然已经止血,但是大片殷红在白色的衣上仍显得格外惊心。
“嗯?”大天狗惊讶地回头看他,随即无所谓似的摆摆手,“没事没事,我自愈能力比常人强很多。倒是你,还好吧?”
“没事,小伤。”源博雅摘下脖子上的花环,快步向前随手把花环戴在前面开路的大鹿角上。
大鹿瞥了他一眼,扭头蹭蹭他。
“这里的动物好亲近人。”源博雅抚摸大鹿的皮毛,柔软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真不相信这里会有什么黑巫师……”
“黑巫师?”大天狗眯起眼睛,握住扇柄的手上力气加大。源博雅,你最好别和那些家伙一样。
森林的植物长的繁茂,层层叠叠掩盖了森森白骨。
那是闯入者的残骸。

5.
“对呀,黑巫师,村民们说的。他们说这里有一个黑巫师,”源博雅认真地回忆,“有两个我那么高,五棵树绑一块那么粗。”
大天狗:???
“长相恐怖,暴虐成性。穿着黑色的大长袍,喜欢欺负老人小孩。”
大天狗:???
“就因为他,大家都不敢进森林。”
“胡说八道!”大天狗愤怒地喊道,一拳砸向身旁的一棵树上,“黑晴明大人才不是这样的!”
源博雅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大鹿也不知所措地停下了脚步。
“明明都是那些王国的骑士,企图抓走大人让大人为他们国家做事!我和大人才会住在这森林!”
“大人从未伤害那些村民,他们凭什么这样说大人!”
大天狗生气地又踢了一脚大树。
源博雅企图安抚住他的情绪。
“嘿,别生气兄弟。”
“大概是因为谣言的力量。”

6.
大天狗深呼吸了几次,他抬头看看太阳已经移到高空。
正午时分。
“源博雅,我得回去了。大鹿会给你指引方向。”
“等等,别走!”源博雅追上前,“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吗。”
“口说无凭,我想看看黑巫师是不是真的是你说的那样。”
“不行。”
“唉……真的有两个我那么高?”
“没有。”
“五棵树绑一块那么粗?”
“不存在。”
“长相恐怖?”
“放弃吧我大天狗就是死,死外边,从树上跳下来,也不会带你去见黑晴明大人。”

真香。

7.
大天狗发誓绝对是因为时间实在耽搁不下去了所以才迫不得已带上源博雅的。
才不是被他的话刺激了。
我家黑晴明大人是最可爱的不接受任何反驳——大天狗式吹捧。

8.
挂满绿蔓的小屋挨着层叠花丛在小溪边静立。
大天狗打开木门,发出吱呀声响。
“大人,我回来了。”
源博雅紧张地跟着大天狗进去,刚进门视野当中闪过一道黑色身影。
“大天狗——!”小孩子扑到大天狗怀里,抱住他的脖子亲昵地喊他,目光随即落到肩膀,眼中出现了慌乱的神色。“你受伤了!谁干的!”
源博雅弱弱地举起了手。
“坏人!”小孩子奶声奶气地喊,挥了挥手中折扇最后扔向源博雅。当折扇敲在源博雅头上时他看到小孩子眼中含泪,小嘴嘟起脸蛋红红。
妈妈,我看见了天使。
而且妈妈,天使给了我定情信物。

9.
“前几天大人在研究一个法阵的时候不小心变小了。”大天狗慢条斯理地解释,手提茶壶给源博雅斟满了茶。黑晴明安安静静地缩在大天狗怀里,好奇地盯着源博雅看。
“但是一些基础的法术还是记得的。”大天狗好笑地看源博雅企图揉
捏黑晴明的脸结果被一跃而起的小纸人打了手。
“嘿大天狗,介意我在这里多住几天吗?”
“介意,滚。”
“黑晴明大人!我可以在这里住几天吗?”
“不可以,滚。”
“我有从平安京带的金平糖和糖葫芦!”
小孩子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认为有一个人能打杂挺好的,我不是为了糖果!”黑晴明抬起头认真地对大天狗说。
“都听您的,大人。”大天狗抱紧了怀中人,在人脸上落下一吻。

“源博雅,我要喝水!”
“源博雅,我要吃糖!”
“源博雅,我要玩射箭!”
“源博雅,把我的书拿来!”
“源博雅,你过来!”
小孩子双手捏着源博雅的耳朵,往下拉,往他脸上亲了一下。
“大天狗说这是表达喜欢的方式!”
源博雅:值了!

10.
“妹妹,哥哥回来啦!”
“哥哥哥哥!我的糖果呢!”
“……糟。”

“神乐,你哥哥呢。”
“哥哥出去啦,帮我买糖果。”
“前两天不才去过吗?神乐不可以吃太多的糖果哦!”
“我没有,糖果不是我吃的。”
“嗯?”
“哥哥说,给嫂子吃了。”

【大天狗:源博雅你过来羽刃暴风了解一下?


END



我到底写了什么……【瘫】能看完的小可爱真的非常感谢了。

关于某个园丁ky的猜想

在第五人格混的这些日子不免看到ky的出没。
我看到的几乎都是和园丁有关的ky,也可能是因为我本身就挺喜欢她所以会去关注她然后看到关于她的ky。
不过有个现象挺奇怪。
一开始我是在“杰园”的tag看到一个人,说是抄袭了某个杰佣写手的文章,当时闹得挺大。“杰园”tag往下刷十几篇挂那个抄袭的。顺便说一句大家不要乱占tag谢谢,我是去找粮不是去找不痛快的。挂一两个三四个就够了嘛。
好吧最重要的就是那个抄袭的名字最开始是“美丽园丁在线摇椅”。
后来我在网易云音乐听歌的时候又看到了好多的第五的ky【心累】,其中有个特别喜欢和别人理论【其实蛮不讲理】的嘤嘤怪,最开始名字叫“可爱园丁在线卖萌”。
大家发现了什么没有?这名字相似度多半是同一个人。
后来我在网易云劝那些和那个“可爱园丁在线卖萌”理论的人,我说我见过这个id好多次了,她大概是专门ky小园丁的。
后来我发现那孩子把id改了,改成了“伍兹小园丁”。
大概是因为我的那一席话。
那时候也没怎么在意直到今天在刷某个太太的图的时候发现太太转载了一个挂人的,被挂的那个盗人家图,名字叫“艾玛伍兹小园丁”。
我:???怎么又是你
好吧主要告诉大家以后再看到名字叫艾玛伍兹或者什么什么园丁或者是什么什么园丁在线干嘛干嘛的。
多半是那个ky。
别理她就行了。
顺带一提,我看了她被挂了这么多次也多少知道了她的一些说话惯性。要不就是那种嘤嘤怪装作很可爱的【其实并不可爱】要不就是那种“我就是盗你图了怎么样啊balabalabala”看起来就是小学生的。
头像她可以改,名字她也能改。说话语气没这么容易变。
以上。
【占tag致歉】

最近看一些文章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面:
a喜欢b,b被c欺负了,a就要砍了c。
ojbk看似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作为c的粉丝我全程看下来都是???这样子的状态。
woc我家c做错什么了??要知道按照官方设定,a和c是平等的。
就好比,你和你的同学,你同学暗恋一个人,你也许打了一下那个人或者是踢了一下那个人,你同学tm就要打死你??
你tm怕不是在搞笑???
ooc暴了好吗??
脑子是个好东西你怎么就没有呢???
关键是评论里面一群人还在拍手叫好因为a的保护欲。
操你妈啊!
我快气死了!
ooc到哪里去都不知道了好吗!
顺便再提一下这种行为其实是有变式的,好比最近我在混第五的圈子。然后看到这么一篇内容大致如下。
监管者裘克在一场比赛中放三杀一,被杀的那个人是被放血死的而且椅子就在旁边。赛后那人很生气想要打死裘克。其他一群人劝裘克别出门怕他被打死。
整篇文章把那个被放血死的描绘的异常牛逼。
震惊!监管者裘克在赛后竟惨遭求生者猛打。
我看完以后我是很想打人了。
大哥您是求生者ok???监管者想怎么游戏管你屁事??而且一监管者还打不过求生者???那你们怂什么啊下局游戏直接先把监管者打趴下算了。秒赢。
我是真的不太能接受这种,怎么说呢。不介意你玩梗,ooc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但是,这tm几乎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ok?
你非要捧一个踩一个。
这就太过分了。
哪个角色没人爱啊?你踩的是别人的宝贝啊。
当然也不是说要把所有人都写的很厉害就是觉得,能不能不要ooc得这么过分。
以上。